服務熱線:400-6787-160
音響網(Audio160.com) > 行業資訊 > 音響信息(KTV 歌廳設備) > 后疫情時代的影院經營不易,華誼兄弟如何影響院線分配格局。
后疫情時代的影院經營不易,華誼兄弟如何影響院線分配格局。
更新時間:2020-9-3 9:58:55 編輯:溫情 36氪 調整文字大小:【

36氪是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臺,提供新銳深度的商業報道,強調趨勢和價值,我們的slogan是:讓一部分人先看到未來。
“抵制,愛咋咋滴,就是不放”,說起電影《八佰》,濟南一影院經理張巍氣不打一處來。

像千千萬萬個影院經理一樣,在《八佰》定檔的那一刻,張巍也曾無比興奮,“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期待過一部大片上映”,但很快興奮就演變成了憤怒。

憤怒的原因,是出品方華誼對《八佰》采取的奇葩發行方式。

在網絡流傳的版本中,“8月21日正式上映時,年票房在200萬以上的影院,實行正常分賬方式放映電影。票房在200萬以下的影城,則需按上年實際票房的3.5%核定保底金額,并在8月19日前將該筆保底費用預交給發行方指定賬戶,才可放映《八佰》。而部分上年度因截留票房被處罰過的影院,無論票房高低,都必須按比例交保底金額。”

一石激起千層浪。原本想靠《八佰》續命的眾多中小影院,頓時感到自己被拋棄了。

根據2019年影院票房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影院數量11000多家,拋除疫情期間關門的,票房200萬以下的影院近2500家,占比23%,且多分布在三四線小城市,也就是說全國有近四分之一的影院需繳納保底費才能正常放映影片。

華誼解釋稱這是為了懲罰“偷票房的影院”,為此華誼兄弟電影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歌在朋友圈直接把電影院比做是“一些蠅營狗茍之人的副業和提款機”,這讓影院經理們徹底炸開了鍋。

華誼兄弟電影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歌朋友圈截圖

在“拒絕華誼一切合作”的微信群中,有影院經理表示,“已經在影院門口拉起橫幅,決定討伐華誼的無良行為”;還有的經理咒罵華誼吃相難看,決定以后不再放映華誼的片子;更多的影院經理則表示不理解,“為什么要一刀切?說是為了處罰偷票房的影院,那沒偷過票房的就該被有罪推定?”

對于上述指責,華誼在8月21日做出回應,“根據拓普數據的實時統計,2019年全國共有影院11800家,截至8月21日,已有排映影片的影院共9649家,獲得《八佰》放映密鑰的影院共9497家。”言外之意,沒有交保底費的影院不到200家。

36氪采訪下來發現真實情況并非如此。有行業人士告訴36氪,少說還有2000家影院沒有繳納3.5%保底金額。至于為何有這么多影院在放映《八佰》,有知情人士表示,“華誼在(《八佰》)上映前一天偷偷給多家影院發了密鑰,尤其是國營院線的小影院,但有效期只有三天。(上映)前3天是沖刺票房最關鍵的階段,華誼害怕數據上不去。過了這三天,還是沒有密鑰。”

截至8月29日12點,《八佰》的票房已經突破16億人民幣,排片率近80%,但眾多中小影院們依舊被排除在這場狂歡之外。

“最遺憾的還是觀眾看不了”

“這到底是不是合法的啊?算不算非法集資?”《八佰》新發行方式傳出5天后,35歲的王志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四川人,從2018年開設鄉鎮影院算,他先后投資了七八十萬。兩個影院所在的小縣城都只有6、7萬人,由于座位數不到400個,2019年,兩家影院票房加起來才剛過200萬(一家130多萬,一家70多萬)。

按照華誼的發行方式,這兩家影院繳納的保底費最低要2萬,最高可能7萬,這讓王志難以承受。“人口這么少,怎么能做到200萬票房呢,它這不是歧視嗎?”
正常的分賬標準來說,扣除5%的專項基金和3.3%的稅費,剩下的票房,影院和發行方要按照57%和43%的比例分賬,也就是說,如果上交2萬的保底費,王志的影院要做到最少4萬的票房才有可能盈利。

但疫情下50%的上座率,外加硬件設備的限制,王志很難收回成本,所以沒有繳納保底費。《八佰》上映三天了,與很多幸運拿到密鑰的小影院不同,王志的影院沒能等到密鑰,“接下來應該也不會有了。”

“我們不背靠大院線,沒有話語權。很多大院線都會跟華夏(八佰此次的發行總代理)談判,保底費都會有優惠,甚至很多都由院線承擔。”

起初,王志還跟發行方有過電話溝通,說自己是鄉鎮影院,能不能稍微照顧下,“但幾次溝通對方態度都很強硬,堅持要最低2萬,不然就不給密鑰。”

之所以投資開影院,王志說“主要是這幾年國家在大力扶持”。按照政策,如果在鄉鎮開,一個影廳扶持10萬,采用激光機放映,每臺機器還能再補貼20%,算下來80%的成本都能覆蓋。

“雖然不怎么賺錢,但跟外出打工比起來,(影院)至少不用風吹日曬,空閑時間還能做個兼職”,但眼下形勢已經急轉直下。

疫情停擺的174天,王志把所有的全職員工都辭掉了,雖然房東給免了3個月房租,但算下來凈損失仍然有4萬塊,這相當于他一年的收入。

開電影院這兩年,是王志最開心的兩年。“我們剛開的時候,因為鄉鎮比較偏僻,有些老人完全不知道3D是什么,現在他們知道了,看電影戴個眼鏡,畫面就能拉在眼前。”

他說自己最遺憾的其實不是放不了《八佰》,“畢竟馬上七夕到了,陸續有很多大片上映,自己可以挽回些損失,最可惜的是觀眾,這么一部好片子大家看不到,是很大的精神損失。”

可現實情況是,有越來越多的小影院在威逼利誘下繳納了保底費,這是王志最擔心的。“如果這次嘗試成功了,大片會不會都學習這種方式,那我們是真活不下去了。”

現在王志已經開始在準備七夕檔的排片,他告訴36氪,未來一個月,他會把《小婦人》、《我在時間盡頭等你》、《蕎麥瘋長》、《信條》等影片排滿,“但堅決不排《八佰》。”

“我們沒偷票房,憑什么不讓放?”

1000公里外的甘肅天柱縣,影院經理洋蔥也在為保底費發愁。

作為太平洋院線甘肅分公司的一員,洋蔥跟其他七家影院老板在8月17日下午集體收到了院線通知,要求上繳3.5%的保底費。雖然之前已經有所耳聞,但接到通知的那一剎那,洋蔥還是忍不住在群里罵了臟話。

為了這一天他等了一年多的時間。去年7月《八佰》上映前,他還特意跑去外地托朋友關系看了內場,“當時就覺得這片子很震撼,肯定能火。”

雖然發行方當時只給了單個海報,但因為對片子有信心,洋蔥自掏腰包做了很多宣傳,“公眾號、易拉寶、橫幅啥都干了,怎么今年就突然翻臉不認人了?”洋蔥向36氪抱怨道。

一開始接到通知時,洋蔥還覺得自己背靠太平洋院線肯定有轉機,他第一時間集結了各影院老板要求跟華夏(八佰此次的發行總代理)談判,但幾小時溝通下來,協議并未達成,“院線不幫交錢,華夏也不同意我們不交(保底費)”,直到現在洋蔥還是沒能拿到《八佰》放映的密鑰。

對于華誼所說的“懲罰偷票房的行為”,洋蔥也堅決不認。據他了解,他所在的天水市十幾家影院,真正偷票房只有2、3家,“絕大多數都沒有偷,憑什么不讓放?”

對于太平洋院線,洋蔥也很是失望。在通知出來伊始,院線曾極力勸阻年票房在50萬以上的影院交保底費,“但我們算過賬,最少要4萬票房能回本,按照35元一張票,少說也得有1200的觀影人次,疫情期間這個上座率是很難完成的。”

“他們(院線)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種時候跟發行方穿一條褲子,不可能站在我們這邊的”,因為這次事情,洋蔥已經開始考慮在合同期后不跟太平洋院線續簽,另尋他路。

與王志一樣,洋蔥盤下這家影院的初衷也是因為國家政策補貼。因為之前一直做電影放映,對這個行業他有著深厚的感情。在幾經轉手始終經營不利后,洋蔥在17年選擇花60萬盤下了這家老影院升級改造,3個廳,260個座位,去年一年的票房也就93萬。

深處小縣城,做一家影院的確不易。洋蔥告訴36氪,每年的春節檔、國慶檔和爆款大片是小影院最主要的票房來源。“以去年為例,《戰狼2》占了36萬,春節檔34萬,剩下的23萬平均分布在十個月,你可以想象下,我們多需要一部爆款大片。”按照今年的行情,洋蔥估計票房能到40萬就謝天謝地了,“虧損少說也得2,3萬。”

這幾天看著越來越多沒交保底費的同行也拿到了密鑰,洋蔥很是著急。不過與之前一直罵華誼的強硬相比,現在他緩和了很多。

如果過幾天也拿到密鑰,會不會選擇放映?洋蔥說,“或許會,或許不會,但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誰讓人家把握主動呢?”

“如果都效仿,影院洗牌是遲早的事”

中小影院因為這次新發行方式遭了殃,大院線們心里也很忐忑。

大地院線在全國有1270家影院,雖然涉及繳納保底費的影院比例很少,但某區域負責人賀樹兵還是表達出了擔憂。

“這次的政策一定是得到了上級的默許,不然華誼不敢這么搞”,賀樹兵說,“而且自始至終我們沒有收到紙面通知,都是院線在跟發行方私下溝通,至于是不是3.5%的保底費,全看院線硬不硬。”

“既然是默許,那博納、光線這樣的大出品方會不會也效仿?如果以后都按照這個來,對很多票房200萬以下的影院簡直是災難級別,就直接要倒閉了。”

因為是頭部院線,有平臺背書,這次大地院線為旗下繳納保底費的影院爭取到了最大優惠,但賀樹兵不能保證下一次同樣的情況,這樣的優惠還能否有。

此前,中國電影行業就討論過“分院線放映的可行性”,但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實行。賀樹兵表示,“華誼的這次嘗試,很可能是分線發行的萌芽,如果未來照此實行,院線的洗牌也是遲早的事。”

這樣的擔心確有必要。雖然在前期引起巨大爭議,但從華誼給出的數據來看,很多前期誓死抵抗的中小影院都做出了妥協,這一定程度上說明這個政策起到了效果。

但要實行起來也確實不易。從院線方來看,到底哪些院線先放,哪些院線后放,涉及諸多利益博弈。“如果一個城市有多家院線的不同影院,一家院線先放了兩周,其他的院線可能利潤全無”,賀樹兵說。

從發行方來看,這樣的操作成本也極高。有華誼內部員工告訴36氪,在8月14日-20日的點映期,華誼內部幾乎是癱瘓狀態,一片混亂。因為《八佰》采用的是“一天一密鑰”的形式,很多影院在影片放映前甚至都沒能拿到密鑰,“播放中途出現卡頓、黑屏,密鑰無效也是家常便飯”。

“干了一次之后,再也不想干第二次了,連續10天都是滿負荷運轉,電話全被打爆”,上述華誼員工表示。據其透露,在被上千家中小影院千夫所指后,公映的第四天(8月24日),華誼已經在保底費上做出妥協,很多不背靠院線的小影院,可以在3.5%保底費的基礎上打8折甚至更少。

在許多行業人士看來,純粹考慮商業利益,歷經磨難的《八佰》顯然有更好的“賺錢檔期”,但選擇在新片寥寥、同體量大片更是絕無僅有的八月底上映,“救市、救自己”的姿態已經相當明顯。

但華誼作為出品方,新發行方式的嘗試確實“誤傷”了很多本就雪上加霜的中小影院。隨著票房的一路飆漲,不知接下來華誼是否會繼續“妥協”,畢竟在這個多事之秋,中國電影業無法承受再多的打擊。

更多相關: 36氪焦點觀察
 網友評論
 編輯推薦
  • 森然SEEKNATURE G-MU大振膜電容麥震撼上市
  • 2019上海國際專業燈光音響展覽會
  • 2019視聽行業全國巡展-上海站
  • 走進微數 XILICA以變應萬變促企業發展
  • 揭秘Powersoft品牌 專業功放擴張之路
  • 誰最懂原音真聲? 我只支持MANLEY!
  • dBTechnologies品牌故事:核心競爭力來自原創和性能
  • 精益求精,締造完美品質—George Krampera,一生追求完美聲音
設為首頁 | 商務信息 | 音響資訊 | 本站動態 | 付款方式 | 關于音響網 | 網站地圖 | 網站RSS | 友情鏈接
本站網絡實名:音響網 國際域名:www.91tushu.com 版權所有.1999-2020 深圳市中投傳媒有限公司 .
郵箱:web@audio160.com  電話:0755-26751199(十二線) 傳真:0755-86024577  粵ICP備05041759號
在線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視聽學院-商家論壇群: 視聽學院-商家論壇
特黄特色三级在线观看